臭豆腐技术网,是臭豆腐行业网站.详细介绍了臭豆腐的技术,好处,危害等相关信息
致力于把正宗臭豆腐技术的发扬光大

臭豆腐会让人产生的乡愁



       这季节的雨,多情得令人难以接受;一直一直地下,百无聊赖,谁会青睐这缠绵不休的雨季,诗情画意总不能日日如斯,悠闲得近乎烦躁;一如这胃口,懒洋洋欲食无味,弃之一餐不能,绞尽脑汁,尽量使生活滋味生津;吃点什么吧!吃点什么呢?于是,思绪沿着雨的多情,萦绕起一缕食尖上的乡愁。淡淡的就走进那份苦涩而又甜蜜的记忆......

小村庄散落的人家屈指可数,在风平日落的黄昏看袅袅炊烟;远远地,我能清楚地知道,谁家厨房飘香,谁家还没有生火起灶。暮归的老牛赶着路人,赶着疲惫;八都河波光粼粼,流淌着小村之恋。

总有一家烟囱,不时地升起青烟缕缕,打乱小村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井然;那是姑姑家的豆腐坊,据说是豆腐世家,从遥远的大山里迁居而来,姑姑是以童养媳的名义嫁进他家去的。姑父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班匠,更擅长磨豆腐,在他家不知哪个角落有一坛臭豆腐卤,都说祖传百年之久,没有人见过那坛子啥样,也没有人见过臭豆腐干的制作过程;记忆深处只有臭豆腐干的味道和它神秘的制作方法。青出于蓝的四方干子,轻轻撕开,白嫩细腻柔软,轻嚼一口咸咸的伴着一股幽幽的无法形容的爽口。

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把臭字冠以其名,明明大人、小孩难以拒绝的美味东东,偏偏说臭,至今我不得而解;臭豆腐干子没有上过桌面,在有客人的饭桌上——至少我没见过 ;记忆里买的人很少,即使买一筒(十块为一筒)都是哄小孩搭零嘴或者大人们佐茶。其实,豆腐坊里每天供应的数量也有限,和那时的苦日子密切相连,谁家有钱天天吃这不能当饭的东西,臭豆腐干子好比如今食尖上的奢侈品,稀罕又稀罕......

真正忆起臭豆腐干子还是离家后的日子,清苦单调的独身生活结束以后,新生活充满兴奋和好奇,一心想改变,一心执着地感受家的温暖,不亦乐乎地翻阅曾经记忆里家的味道。殷情地分享给爱人,不止一次地用臭豆腐干子凉拌花生米,凉拌芫须菜、凉拌自制的腌辣椒片,麻油糖醋调料五花八门;遗憾的是永远也没有儿时的感觉和那份久久回味直入心脾的味觉。

也许时光变迁,富裕的生活所致,或许真的没有从前的味道,一如乡愁,那份特定的环境里产生的记忆是无法重复的。( 文章阅读

 

 

 

相关阅读